今天是,欢迎访问新华社之根网站!
红色寻根网首页>>寻根溯源
首页 >>  历史功勋  >>  正文
发扬艰苦奋斗作风,在炮火硝烟中发展壮大
       红中社是在炮火硝烟中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。面对极度匮乏的物质条件和艰苦环境,红中社工作人员始终保持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,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,克服困难,努力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   第一部“新闻电台”出自敌军

       1930年的年终岁末,红军第一方面军在第一次反“围剿”战斗中缴获两件不同寻常的战利品,这就是红军历史上有名的“一部半电台”。
       12月30日,红军部队在第一次反“围剿”的龙岗战役中全歼国民党军第十八师两个旅和一个师部,活捉师长张辉瓒。这次战役缴获了一部电台,原电台人员王诤、刘寅以及李仁忠、吴如生、韦文宫、刘盛炳、李家驹、李国梁等获得解放并加入了红军。当时因为红军战士不懂无线电台的用场,在缴获过程中把电台的发报机部分砸坏了,一部电台只剩下“半部”。
       事情反映到毛泽东那里,他立即指示,各部队打扫战场时必须十分重视装备和器材,对于不懂的东西不得自行拆毁,必须妥送总部。随后,红军在1月3日追歼国民党军第五十四师谭道源部的战斗中,又缴获了一部完整的15瓦电台。两次缴获使红军有了“一部半电台”的器材装备(一部发报机、两部收讯机和两套电源)。
       有了这一部半电台和操作电台的人员,1931年1月10日,红一方面军在江西宁都小布组建起红军的第一个无线电队。王诤任队长,冯文彬任政委。后来,中共中央又派伍云甫、曾三、涂作潮从上海来中央革命根据地,加强了无线电队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 条件艰苦,坚持工作

       由于国民党军队的严密封锁和不断“围剿”,中央革命根据地一切生活必需品都断绝了来源,工作和生活条件非常艰苦。据任质斌回忆:“当时,中央领导机关的工作人员的生活都很艰苦。为了节约粮食、支援前线,我们每个人都根据节约精神自报了每天吃粮数量(一般都是1斤以下),由炊事员按照各人自报的数量把米装在草袋里蒸煮。煮熟以后,各人按照每个草袋上挂着的写有名字的小木牌取食。至于每顿饭吃的菜,都极少油盐。由于国民党对苏区的严密封锁,我们经常吃不到海盐,而只能以苏区自熬的硝盐代替,但是,硝盐味苦,很不好吃。我们改善生活、增加营养成分的唯一办法,是在分到一点伙食尾子以后,便买上一二十个鸡蛋,每天喝稀饭时,就在碗里搅拌上一个。苏区的医药、卫生条件也很差,蚊子、苍蝇对人们的威胁很大,害疟疾、生疥疮和烂腿的人很多。我们红中社的几个人经常轮番发疟疾。韩进还长时间害过烂腿症(腿部溃烂)。我也害过坐板疮和烂过腿,写稿子、走路,都非常吃力。每天屁股上流出的脓、血,粘贴在裤子上,很是疼痛。由于人少事繁,只好趴在床上改稿子或编写稿子。后来实在支持不住了,只好写信向军委卫生部贺诚部长要了一支六○六注射了,才逐渐痊愈。”

       另据原红中社新闻台工作人员岳夏回忆:“……中央苏区军民的物质生活是万分困难的。当时因粮食极度缺乏,红军指战员和地方政府工作人员,包括毛主席、周副主席、朱总司令在内,每人每天只能分配到半斤左右的糙米……我们从事脑力劳动的电台报务人员和机关参谋工作人员,为了发扬阶级友爱,还自动分出一些粮食给从事体力劳动的通信员和其他战士吃。由于营养不足,又长期没有盐和油吃,红军指战员体质急剧下降,发生了大量的夜盲症和浮肿病。我们不得不动员全体同志,用松脂木点燃做火把,夜晚到水田中捕捉泥鳅、田螺、青蛙来增加营养,改善伙食。除了定量供应粮食外,每人每天还有五分钱的菜金。党组织为了照顾我们技术人员,每人每月另发三块银元津贴,非党技术人员发二十到一百元。其他同志,无论是干部或战士,都只能争取分到一点‘伙食尾子’,用这点‘伙食尾子’做零花钱,买牙刷、牙粉或针线等。尽管物质生活和差,但是,大家的精神还是非常愉快的。”

      为了打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,红中社工作人员不仅在艰苦的环境下努力工作,还响应苏区中央局和苏维埃中央政府的号召,节约粮食和棉被支援前线。